靓嘟嘟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娱乐八卦

美女被搅肠(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)

2024年05月09日 靓嘟嘟 浏览量:

作者:夕惕若厉

声明:兵说原创,抄袭必究

1934年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后,红军开始被迫战略转移,由江西苏区出发,向西经广西,打算与在湖南的红二、红六军团会合,重建红色根据地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,堪称人类历史上的伟大的军事奇迹

10月,红军势如破竹,相继突破蒋军三道封锁线,眼看即将突出重围,蒋氏飞到南昌坐镇指挥,亲自制定了所谓的“计划”,以广西境内的兴安、界首、全州、黄沙河四个重镇为中心,依托湘江天然屏障,投入近30万兵力构筑第四道封锁线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按照蒋的部署,湘军何健部负责黄沙河及其以北至衡阳一线100多公里的防务,桂军白崇禧部以3个师的兵力负责全州、灌阳、兴安至黄沙河一线80公里的防务,薛岳部4个师进行南下侧击,粤军陈济棠主力部队进行北上截击,周浑元部4个师及湘军李云杰3个师分两路尾追。蒋氏张开了一个密不透风的铁口袋,妄图一口吃掉整个红军部队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蒋氏计划将红军压缩在湘江以东的三角地带

而此时,红军在博古、李德的主导下,放弃了各军团机动作战的优势,命令红一、三军团在前方左右两边开路,红八、九军团在后翼两侧护卫,红五军团殿后防卫,共同护卫着一纵和运输物资的二纵。用时任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的话讲,红军主力在扛着个“八台大轿”行军。整个红军队伍,“甬道式行军”十分缓慢,在蒋军前堵后追,左右侧击,大兵压迫的情势下,一步步进入蒋氏布下的包围圈,迈入危险境地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然而,本来看似绝境的湘江防区却因蒋军内部派系矛盾,为红军创造了一线生机。桂军白崇禧接到蒋的命令后,立即召开军事会议,确立了“防蒋”的作战方针,既不与红军硬拼而保存自身实力,又要防止蒋氏利用“追剿”之名,插手广西防务。于是,就在红军入境桂北之时,白崇禧从湘江防线撤出了主力,敞开了一个从全州到兴安的缺口,放红军西入湖南达到远离广西的目的。

遗憾的是,红军对桂军的及时“让道”并不知情,仍按原计划进行“大搬家”式的转移,并且在距湘江100公里的道县停留了三天,11月25日才动身出发,耽误了极其宝贵的渡江时间,事后证明,这三天的停留几乎是致命的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蒋氏得知桂军防线缺失后,非常生气,立刻命令被委任为“追剿军总司令”的何健派湘军4个师,南下占领了全州。

全州地势险要,易守难攻,如果红军能扼守全州,纵然蒋军南北夹击,仍可确保红军纵队从容过江。当时在前线指挥的林彪,十分清楚全州的重要意义,要求迅速占领全州的电报发出后却迟迟没有得到李德、博古的重视,又一次错失了绝佳机会。

直到11月27日,红军两翼一、三军团在蒋氏的“围剿口袋”再次扎拢的时候,终于抓住机会,抢占了湘江渡口和阻击阵地,占领从界首到屏山30公里湘江两岸的所有渡口和徒涉点,为红军重新打出了一条过江通道。

同时,蒋军也向红军阻击阵地聚拢,桂军3个师攻击新圩,欲突破红三军团红五师守护的新圩阵地;湘军刘建绪3个师从全州南下进攻红一军团五、六团防守的脚山铺阵地;到达兴安的桂军3个团与留守的1个团也准备向红三军团四师十团防守的光华铺阵地发起攻击,敌中央军周浑元部攻占道县后在后面疯狂的尾追红军,红军陷入敌人前堵后追,三面包围,两头夹击,腹背受敌的危险境地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由于错误的指挥,红军的作战部队都成了掩护队,放弃游击战优势而构筑阵地,阻击超过自身数倍的敌军,掩护纵队过江。

11月28日,新圩、光华铺、脚山铺三大阻击战先后打响,负责坚守的红一、红三军团同数倍于己的敌人展开浴血拼杀,战斗激战两个昼夜,阻击新圩的五师参谋长胡震、十四团团长黄冕昌,先后牺牲;在脚山铺一线红一军团2个师阻击着从背面全州杀来的素有“湘军老虎”之称的湘军4个师,负责两翼掩护的红一、红三军团顽强阻击着桂湘两军,像两支张开的铁钳,死死的撑着过江的通道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然而,从11月28日早上到29日晚,竟无一支部队渡过湘江,由于博古、李德认为丢掉辎重是“逃跑”,是红军的耻辱,致使部队行动异常迟缓。从灌阳的文市行至界首渡口70公里,竟然走了整整四天,不仅白白浪费了宝贵的时间,而且让担负掩护任务的红一、红三、红五军团付出了十分惨重的代价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11月30日,负责光华铺阻击的红十团团长沈树青身中数弹牺牲,年仅26岁,四师参谋长杜中美接任后也于当日不幸牺牲;在脚山铺方向,米花山阵地和美女梳头岭于当日接连失守,湘军三面夹击红五团防守的尖峰岭,战斗中,五团政委易荡平身负重伤,为了不当俘虏,他用警卫员的枪对着自己的头颅扣动了扳机。二师主力只得退守黄帝岭,战斗中,四团政委杨成武也身负重伤,这是红军从未经历过的最残酷的战斗,维持渡江通道畅通的每一分钟,都要红军战士用生命来换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战局已到千钧一发之际,红一军团长林彪和政委聂荣臻经过反复思考后,给上级拍发了一封十万火急的电报,电报中写道:“如敌人明日以优势猛进,我军在目前训练装备状况下,难有占领固守的绝对把握,军委需将湘水以东各军星夜兼程过河。”这就是著名的“星夜过河”电报,红军前线将领向上级提要求,这还是第一次,上级收到电报后十分震惊,认识到前线部队已经消耗到了极限,局势已十分危急,于是在12月1日凌晨1点,给各方面军下达紧急作战令。

3点30分,总指挥部联合发报:“一日战斗关系我野战军全部,四进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,迟则我野战军将被层层切断,我们不为胜利者,即为战败者,胜负关全局,人人要奋起作战的最高勇气,不顾一切牺牲,望高举着胜利的旗帜,向着火线上去。”发报语气沉重,措辞决绝,已到了红军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12月1日,战斗空前激烈,蒋军各部队向红军各军团发起全线进攻,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,红军将士们抱着拼死的精神向火线上去,湘江两岸洒下了无数红军将士的鲜血,殊死血战,英勇阻击,终于争取到宝贵的渡江时间。当日,机关和红军大部突破湘江封锁线。

此后,敌军占领全部渡口封锁了湘江,担负掩护任务的红三军团六师十八团与桂军激战两昼夜,在奋力掩护红八军团过江后,被数倍之敌包围,大部壮烈牺牲。

作为红军总后卫队的红五军团更是损失惨重,三十四师一个整师被敌人阻隔在湘江之东陷入重围,师长陈树湘与敌人浴血奋战,直至弹尽粮绝,陈树湘师长重伤被捕后,趁敌不被绞肠自尽,牺牲时年仅29岁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三十四师陈树湘师长断肠取义,流尽最后一滴血

历时9天的湘江战役,是关系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。虽然红军最终突破了国民党设置的第四道封锁线,但损失极其惨重,由长征开始的8万6千多人锐减为3万多人,每天牺牲6千余名红军将士。

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:血战湘江,红军用命换时间

12月,寒冷的湘江江面遍布红军将士的遗体,他们的鲜血染红了湘江水。从此,当地有了“三年不饮湘江水,十年不食湘江鱼”的说法。过江的3万红军,继承了牺牲战友的遗志,凭借星星之火,点燃了神州大地,创造了奇迹!

【深耕战争史,弘扬正能量,兵说欢迎各方投稿,私信必复】
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